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是专注做网站开发的吗?

2020年09月08日 10:42

优联互通拥有专业化的应用开发服务团队,长期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应用软件开发和维护服务。凭借多年来的丰富项目实践经验,优联互通能够为客户提供包括平台开发、APP开发、项目定制等全栈服务。同时,优联互通提供项目孵化、项目投资等业务,能够显著的扶持新创项目进一步成长,为合作伙伴提供更高的IT投资回报。

相关推荐

做软文营销,对企业发展的好处有哪些?

软文推广是当下互联网时代最受欢迎的营销推广方式,也是当下成本最低且效果最好的营销方式,那么企业做软文推广应该怎么做?软文推广对于企业网站或者品牌推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这方面的人才来完成这个,这就意味着企业需要依托别人来完成软文推广。目前,做软文推广的有个人和公司的,个人的一般只负责写文章,其他的一概不负责,而公司的一般除了写文章,还负责在各个媒体平台发布。所以企业要做软文推广还需要找软文发稿公司才比较有保障。常见的软文发稿公司有E推,都是正规注册的企业,长期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有着日积月累的资源,他们不仅仅是负责发稿,还有代写软文的服务,可以帮助企业全方位的打磨产品或者品牌。另外,国内外的一线媒体往往只会找发稿公司合作,而不会找专职写稿的个人合作,这也是为什么说企业做软文推广时最好找软文发稿公司而不要找个人。因为软文发稿公司有着大量的媒体资源,与这样的公司合作,远比和个人合作更能达到预期效果,当然软文发稿公司的推广价格也是会相对个人贵些。一个企业在做软文推广的时候,除了要确定好软文推广是找个人还是找公司后,还要知道对软文推广的步骤有所了解。今天小编啊少就对企业做软文推广所需的步骤给大家简单的总结整理一下:第一步:确定好产品或者品牌定位想要做软文推广,首先需要确定好自己的产品或者品牌定位是什么,这样当我们在把自己的产品或者品牌推给用户的时候,就可以让用户精准的找到我们。产品或者品牌定位,简单地说,就是确定消费人群是哪些,高端还是低端,用途是哪些。比如说,你做的产品是女性化妆品,那么你在做软文推广时,就要制定好相关关键词,这些关键词通常是女性想了解的化妆品信息,这样当用户搜索这些化妆品的关键词时就可以看到你的软文了。第二步:确定好软文的内容和质量软文是展现给用户阅读的信息,重点在于让用户看到你的产品或者品牌的优势以及服务,所以你的软文中要体现你的产品实用性同时又要有良好的阅读感,所以用于推广的软文质量不能过硬,否则会引起用户的反感。好的软文要有故事代入,发挥用户想象,让用户从故事中认知产品、了解产品。第三步:确定好软文推广投放方向软文推广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在什么渠道发布!这里的渠道指的是软文发布的各大媒体平台。一篇好的软文想要有好的营销效果需要发布在大网站,因为大网站权重高、流量大,能引起大众的关注。相反,一篇再好的软文,投放在小网站上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因为小网站的流量少之又少,发再多软文也不会得到回应。所以做软文推广时,最好选择高权重、高收录、大流量的平台投放,这样发布出去的软文才能得到快速传播、广泛覆盖。以上就是小编整理的关于软文推广的一个步骤思路,希望对大家做软文推广有所帮助。(更多软文推广信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小编微信相互沟通学习。)

2020年06月15日 13:51

租客网:愿你是最平安的租客,愿你是最健康的房东!

头戴头盔、身穿工作服、骑着电动车,飞速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这是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的工作状态。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街上冷清、车辆稀少,不少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也成了“逆行者”,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为城市的正常运转奉献力量。可是就在前不久,深圳一位外卖小哥被确诊患上了肺炎,并且在潜伏期14天中一直在坚持送外卖,且没有明确的暴露审核接触史!这件事的发生也让爱点外卖的人心存芥蒂。很多市民纷纷表示:“如果不点外卖就没地方吃饭,不给出门又买不到菜,如果不做饭的话就只能吃方便面了。”可是疫情这么严重,外卖骑手还在穿梭于千家万户,难道他们不害怕吗?那么吃外卖是否有感染风险呢?事实上权威专家此前曾就该问题作出过相关回应。据新华视点此前报道,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张流波曾表示:第一,病毒主要的传播途径是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通过食品直接来传播的风险较小,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证据证明病毒通过外卖、快递传播;第二,收到外卖后,要做手卫生,并把外壳作为垃圾扔掉;第三,对包装盒等物品表面用纸巾擦拭消毒。针对当下外卖员被感染的事件,各个外卖平台都是拿出了自己的处理方案,对骑手、餐箱、配送车辆、站点等消毒措施已全面升级,并进行专项督查。加强配送骑手防疫防护措施和防疫知识普及;推广“无接触配送”服务,降低传染几率;加大外卖“食品安全封签”投放力度,减少食品污染风险。在骑手防护和防疫知识普及方面,要求骑手外出及配送中必须全程佩戴口罩,通过线上视频实时面部检测功能与线下检查相结合的方式,抽检骑手口罩佩戴落实情况,同时加入用户与商户反馈等途径;在站点配备体温计、口罩、消毒液和酒精凝胶,加强餐箱消毒与骑手体温监测,如有异常立即安排就医;在消杀、防控知识、隔离、保险等方面加强知识普及。对于一二线城市或者省会城市可能物料配备还会好一点,那么其余三四线城市呢,关注重点在于骑手的口罩更换是否即时、有没有反复使用,当下口罩等物资缺乏平台供应量是否足够?体温监测上报能否具体到每一个配送员?除了口罩,消毒剂、洗手液、护目镜等物资是否配备?这无疑都需要各个平台进一步推进落实举措,也是平台管理执行能力的考验。其实不仅仅是外卖骑手,快递小哥也是需要关爱的人群。快递公司各地采取的是加盟的形式,因此快递小哥有效防护的能力会更弱,出现问题的可能会更大。无论外卖小哥也好,快递小哥也好,都是亿万租客中的一员。社会的发展离不开租客的辛苦拼搏,租客的辛苦拼搏也需要得到更多人的关爱。在这其中,为了全力支持疫情防控,不少快递小哥春节期间都顾不上回家团聚,加班熬夜成了家常便饭。家里人在焦急和担心中表示,过年不回家、过节不休息,其实都可以理解,毕竟工作需要,加上疫情的蔓延,能做的只有无条件的支持。不少市民感觉到,这段时间,快递、外卖送得慢了,有时甚至无法送达,这主要是因为快递小哥和外卖骑手大幅减少,再加上封路、封村、封社区,导致即时配送遇到困难。为此,快递小哥、外卖小哥呼吁:请广大市民多些理解、多些包容,共同打通送达货物的“最后100米”。奔走在一线的快递员和外卖员,他们也是“城市逆行者”,是抗击疫情的有生力量,同时也是易感染人群。在整个中国,有千万个快递员坚持运送着包裹。他们也许在运送你急需的口罩,也许在运送你等待的物资。在收到自己的快递时,希望你能记得对他们说一声,谢谢。如果你的手边正好有备用的口罩,麻烦你送他们一个,租客网代表广大的租客谢谢您.

2020年05月07日 11:51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